市值曾超過2億的美國藻類生物科技公司 Solazyme 就這樣被投資者玩壞了

2011年五月,美國藻類生物科技公司Solazyme正式上市,就在第一個交易日,他們成功以每股20美元的價格售出7,901,800股,籌得超過1.58億美金的資金。可是就在2017年八月三日,這家公司按美國《破產法》第11章宣佈破產,同時尋求出售資產以換取流動資金。在這6年裏到底發生了什麽變化讓一家曾經備受投資者青睞的藻類生物科技創投淪落至宣佈破產的局面?我們來一一爲你分析。

Solazyme的創辦人Jonathan S. Wolfson和他的大學同學 Harrison Dillon於2003年3月31日創辦Solazyme。當時公司的願景是以藻類製成生物再生能源,解決未來可能發生的石化能源短缺問題。這公司願景聽起來和其他替代能源公司相似,可是在還未上市之前,Solazyme便已經獲得各方面的投資和贊助,總額超過1.75億美金。這兩位創辦人是如何辦到的呢?

Solazyme歷年所籌得的投資資金。

首先讓我們來回顧一下Solazyme的歷史。在Jonathan S. Wolfson成立公司的時候,公司就只秉持著一個信仰。他們相信未來當石化能源開采耗盡時,所有的交通工具的燃油引擎都需要藻油來發動。當時的Solazyme連基本的藻類養殖技術都沒有,兩位創辦人畢業自紐約大學法律係和工商管理係。他們首先花了許多時間嘗試培養不同的藻種,以產油藻爲主,最終敲定以發酵培養模式(傳統上是以光合作用培養模式)量化養殖產油藻,再從中萃取出藻類油脂,加工純化後轉化成生物燃料和油脂類產品。這過程聽起來很複雜,牽涉到了藻類基礎生物學、養殖系統設計、農業生產規劃、化學萃取加工技術、純化和生物柴油轉換工業、燃料引擎系統工程等不同的學問和技術。

不錯,本身沒有技術,所以就得花錢請來專業的來開發這些技術。因此第一階段籌來的錢大部分都花在研發和聘請顧問等,我們俗稱“交學費”的學習階段。

經過幾年的研究,從2007年開始,Solazyme 的研發團隊陸陸續續推出各種藻類油脂產品如 Solajet (來自藻類的飛機引擎燃料),SoladieselRD®  (來自藻類的柴油)。其中,Solazyme 生產超過283,000公升的SoladieselRD®。產品推出期間,世界各地著名的藻類專家和化學家紛紛輿論其商業模式的可行性,因爲每公升的藻油生產成本還停留在20-40美金左右的高價位。但是,當時Jonathan S. Wolfson宣稱未來的10年内他們將有能力生產成本約每公升1-2美金的藻油。

盡管如此,Solazyme還是在2008年一月成功示範使用100%的 SoladieselRD®藻油驅動Mercedes C320車款,成爲第一台完全使用藻油驅動的汽車。同年,Solazyme也將藻油試用在 Ford F450 四輪驅動車上。這兩件成功的案例,馬上獲得當時 Morgan Stanley 和 Chevron 的青睞,注資超過五千萬美金。Solazyme自創辦以來,籌獲的資金就這樣突破了1億美金。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是全球原油價格最高的時期。當時原油價格每桶飆升至美金147.27的歷史記錄。

使用藻油驅動的Mercedez C320當時的英姿。

2010年十月,Solazyme利用美國能源部在2009年撥出的研究經費,以每公升約6.9美金的價格出售了150,000公升的SoladieselRD®給維吉尼亞州海軍基地,以 50-50(50%藻油-50%柴油)的混合方法作爲可再生燃料,成功驅動了當時的 Riverine 指揮艇,但是這卻引來民間相當大的爭議,因爲美國海軍以比市場價格高出4倍的價格向Solazyme購買數十萬公升的藻油。再加上當時的原油價格已下跌至每桶80美金上下浮動,在不久前更創下每桶37美金的低點。這項和美國軍方研究的成果因此不被民眾買單。原油價格都那麽低了,我們還需要藻油來代替原油嗎?

美國海軍 Riverine 指揮艇。美國海軍是Solazyme藻油燃料產品的第一位客戶,也是最後一位。

2011年三月,就在公開發售股票的前兩個月,Solazyme已經察覺到再生能源的噱頭是不靠譜的。在藻油的生產成本還沒降到比原油價格低以前,公司的投資氣氛隨時都會受到國際油價的影響。因此Solazyme選擇在這個時刻宣佈他們在研發藻類生質燃料時發現藻類油脂可促進皮膚細胞修復、防紫外線和防止發炎的功效,並將此油脂成分命名為 alguronic acid,製成單價較高的皮膚保養品,並和法國知名保養品廠商Sephora合作創造出新的品牌Algenist,在世界各地銷售,藉此告訴大家藻油的用途廣範,不會收到國際原油價的波動影響。

Algenist 系列護膚保養用品。

除了護膚產品之外,Solazyme也宣佈進軍工業潤滑油市場,生產提純自藻類的甘油三酯油,為其潤滑油的主要成分,并在愛荷華州開設實驗性工廠(pilot plant)進行小規模生產。兩個月後,Solazyme 首次公開募股,以每股18美金的價格發放 10,975,000 公司普通股。開市的第一天,他們成功以每股20美元的價格售出7,901,800股,籌得超過1.58億美金的資金。2011年七月12日,該公司股價創下27.47美金的最高點。投資者皆大歡喜,殊不知其公司盈利卻開始出現負數。

Solazyme自上市以來的股價、營業額、以及公司盈利。

一直以來,Solazyme 並沒有將自身的藻類養殖廠和或油脂提實驗性工廠工業化,因此並沒有能力量化生產大量的藻類原料和藻油。其中,在一次和法國跨國食品廠商儸蓋特(Roquette)合作技術轉移告吹而鬧上法庭,互相指控侵權。事實上是儸蓋特自2000年開始便已經開始大量生產綠小球藻產品。過後Solazyme更被離職員工爆料過去幾年公司的藻油,包括提供給美軍的藻類燃油,都是以外包方式委托其他藻類生產商和化工廠代工生產產品,公司本身根本沒有所謂的核心生產技術和設備。

一直到了2011年八月,Solazyme 和一家巴西知名的植物油生產商 Bunge 合作。Bunge 是巴西最大的植物油供應商,也是巴西有名的酒精生產商,擁有獨特的發酵技術,能有效的把巴西蔗糖轉化成酒精,加上精密的化學提純技術,生產高品質的油份和酒精產品。Solazyme 和 Bunge 合作的内容目的是利用 Bunge 的工業發酵生產設備,大量養殖產產油藻並萃取其中的藻油。這次的合作屬於共同投資,並在巴西蓋了一座油脂提煉廠。工廠蓋好後,Solazyme便相繼開發了各種不同的藻油產品。

Solazyme和Bunge在巴西聯合投資設廠生產藻油產品。

2013年2月,Solazyme 和日本Mitsui 簽下了價值二千萬美金的合約,供應藻類提煉出來的甘油三酯油。同年10月,美國的工業潤滑油製造商 Goulston 開始使用Solazyme的藻油作爲其原料之一。2014年初,Solazyme在巴西投資的油脂提煉廠開始進入生產階段,所生產的第一種商業產品叫做 AlgaPrime DHA,屬於動物和水產飼料營養補充物。

AlgaPrime DHA 為藻類(植物性)不飽和脂肪酸,作爲動物和水產飼料的營養添加物,主要瞄準龐大的水產養殖業者,作爲取代魚油DHA(動物性)營養的方案。

除了動物和水產飼料添加物之外,Solazyme 也陸陸續續推出:

1. AlgaVia®  藻類高蛋白藻粉以及高脂肪藻粉(食材原料),主要針對創意料理名厨、高級餐廳、精緻餐飲等市場。

2. Thrive culinary oil 健康烹飪食用藻油,主打心血管疾病族群。

3. AlgaeWise algae butter 藻制鮮奶油,主要訴求是作爲更營養、更環保的動物乳製品的替代品。

隨著公司主要業務和產品的焦點轉向高端食品和餐飲市場,而汽車等交通工具的永續替代能源漸漸被電動車主導,Solazyme公司的經營方針和願景已和創辦時的有所不同,並對投資者宣稱,在藻油燃料成產成本還未低於石油價格之前,公司將生產高價值藻油產品作爲其流動資金來源。除此之外,隨著頁岩油技術的突破,石油價格走低,藻油作爲替代能源在未來150-200年内被認爲是沒有經濟效益的,創業初期的投資者也紛紛撤資離場。

投資者的大環境改變了,2016年3月,Solazyme正式易名為 TerraVia,宣佈放棄研發藻油作爲替代能源的公司願景,並重新做市場定位和品牌形象,以藻類健康食品及食材原料為核心業務,並大量裁減員工,重組營運團隊。不過這一切看來一切爲時已晚。Solazyme自上市至今每年的營業額都保持在五千萬美金左右,但是營運虧損卻逐年翻倍,13年來已纍積超過6億美金的負債,最終還是敵不過股東要求宣佈破產的決定。

總結以上所敘,造成Solazyme(TerraVia)宣佈破產的主要因素有:

  1. 市場定位錯誤:一開始定位成藻類再生燃料供應商,隨著局勢發展,投資者眼見無法從中獲利,隨後開始不斷的pivot,消耗資源轉換跑道,包括了高單價護膚保養品品牌、飼料添加物、食品原料供應商,但是卻無法掌握這些領域的市場走向,只能相繼和該領域的廠商合作推出消費品牌。
  2. 銷售權:Solazyme主要的護膚保養品系列產品 Algenist 由法國護膚品大廠商Sephora主導銷售,動物營養飼料產品營收利潤飼料AlgaPrime DHA 被丹麥知名飼料供應商 BioMars 壟斷,食用油Thrive以及油脂產品被巴西植物油大厰Bunge控制,所經營的高利潤產品的經銷和銷售權都被各個領域的領導者占據,而且沒有實際的銷售權,無法自行銷售自家生產的產品,本身僅僅以原料供應商的形式以低價將原料供應給合作廠商,但真正的利潤都落在這些品牌商手上。
  3. 研發開銷過高:一開始投資研發的項目(藻類再生能源)牽涉不同人員領域,從生物科技到機械工程,一切從零開始,投資過多的一次性使用又昂貴的研發設備,只用一次完成一項計劃就沒有後續使用的功能。
  4. 專業技術人員流動:公司本身并無核心技術,研發團隊都由外聘或外包的專業技術人員主導。公司技術長一直在換人幹,投資研發的項目也隨著投資者的投資意願改變,從基礎藻類學、再生能源、化學工程、食品加工等不同領域每年都在轉換,最後高層卻決定使用合作夥伴的市場資源和生產綫開發產品,自己的研究團隊也因此毫無研究成果,白白浪費每年幾千萬的研發開銷。
  5. 人事開銷過高,直到2016年3月才決定縮減每年4千萬的營運支出,高層人員以及公司顧問過多,且年薪依照上市公司標準,公司營收卻是入不敷出。
  6. 公司也參與過多的品牌行銷和網路宣傳,替合作的品牌商打廣告,花許多公關和廣告費幫助合作廠商推廣和教育市場,本身獲得的利益回饋卻有限。如果公司只專注做B2B的原料供應商,那麽大部分的產品廣告和宣傳開銷就應該讓品牌商去承擔。
  7. 投資者和股東背景複雜:投資Solazyme的投資者,在他們創業初期的主要來自能源領域的公司,第二階段的投資來自上市後的投機者,在石油市場崩盤後紛紛退場。接下來的投資者有來自農業、化工業、美容產品業、食品業等,各個方向不一。每當投資者一換了不同的族群,公司營運方針便有所改變,且投資者之間爭議不斷,沒有共同理念和核心價值。當公司纍積相當的債務時沒辦法達到共識,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大家就只好進入法律程序,一拍兩散了。

藻類產品、食品是消費市場期待的。20年前,歐美國家的消費市場在是幾乎都沒在使用任何藻類相關的食品/用品的習慣。可是生產藻類食品的廠商卻在過去短短的20年裏增加了數百家,藻類產品的消費市場已上看百億美金。此外,Solazyme的推出的各種藻類產品每年的縂營業額也穩定保持在4千5百萬左右,並沒有因爲公司的逐年虧損而減少。TerraVia更是在宣佈破產的半年前和英法食品大廠 Unilever 簽下了價值2億的合約,供應藻油和藻類食品原料。而在宣佈破產的同時,荷蘭食品大厰Carbion更宣佈有意收購TerraVia。由此可見,藻類作爲各個領域所需的原料還是備受市場看好的。

前人的失敗,可作為後人的借鏡。希望以後的藻類生物科技公司能以此爲戒。

 

作者:
鄧建緯
ALGAE WORLD NEWS 主編
http://news.algaeworld.or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