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熱浪摧毀大堡礁 三分一珊瑚白化 研究指未來50年成關鍵

每當說起全球暖化,大家除了關心格陵蘭的冰帽溶了多少,還會看澳洲的大堡礁。研究人員在《自然》發表文章,指2016年的澳洲熱浪令大堡礁總計多達3863個獨立珊瑚礁受影響,當中三分一的珊瑚出現白化,情況比以住更嚴重。雖然有生物學家認為,珊瑚礁有能力應對溫度改變,過去有褪色珊瑚成功恢復過來,但由於溫度改變的頻率愈來愈高,整體情況極不樂觀。

澳洲大堡礁歷史上出現過三次嚴重白化,之前的兩次發生在1998年和2002年,而最近2016年的一次情況最嚴重。研究人員在2016年,澳洲熱浪發生後的3至4月,檢查了2300公里長的大堡礁,記錄立即死亡的珊瑚數量,再於8個月後進行更全面的調查,看有多少珊瑚捱過浩劫。

澳洲2016年受熱浪侵襲,令大堡礁出現嚴重白化,研究人員近日發文講述調查結果,大量珊瑚被熱死,情況極不樂觀。(Global Coral Bleaching圖片)

珊瑚褪色到一定程度就會徹底白化,步向死亡。事實上,珊瑚需要在溫水中生長,但卻對溫度極其敏感,少少的加熱,例如水溫上升華氏2至3度,就足以殺死珊瑚。海水加熱會逼走或者直接「熱死」珊瑚礁內的蟲黃藻(Zooxanthellae),這種藻和珊瑚有共生關係,蟲黃藻會為珊瑚提供光合作用所需要的能量和營養。藻類為珊瑚添上五顏綠色的外表,而珊瑚失去蟲黃藻就會褪色和失去營養,出現珊瑚白化現象,甚至死亡。

除了水溫上升會「煮死」珊瑚,空氣中過多的二氧化碳亦會令海水變酸,導致珊瑚的骨幹溶解。珊瑚礁為全球25%的海洋生物提供食物和居所,大堡礁白化加劇,無疑是一場空前的生態災難。

澳洲2016年受熱浪侵襲,令大堡礁出現嚴重白化,研究人員近日發文講述調查結果,大量珊瑚被熱死,情況極不樂觀。(Global Coral Bleaching圖片)

研究的主要作者、澳洲詹姆斯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 in Townsville)的珊瑚生態學家曉士(Terry Hughes)認為, 這是18年來最嚴重的白化現象。為了解2016年澳洲熱浪的影響,曉士和他的團隊用空中勘察技術檢查有多少珊瑚馬上死亡,然後在8個月後返回現場,落水詳細檢查有多少珊瑚恢復了色彩(即恢復健康),但結果是北部出現災難性死亡。

數月間,大堡礁北部三分一的珊瑚立即因太熱死亡,而隨着共生藻離去,有更多珊瑚出現白化。曉士稱:「由於連續兩年的白化,我們的處境是,大堡礁北部三分二的淺水區中,有一半的珊瑚已經死亡。」其中,生長速度快、結構複雜的珊瑚被生長緩慢的品種取代,而生長較慢的品種能支撐的生物相對較少,對當地海洋生態構成一定影響。

澳洲2016年受熱浪侵襲,令大堡礁出現嚴重白化,研究人員近日發文講述調查結果,大量珊瑚被熱死,情況極不樂觀,左圖為2016年3月攝,右圖為同年5月攝。(Global Coral Bleaching圖片)

珊瑚礁擁有數千品種,包括鯊魚、海龜、鯨魚和大量海水魚,澳洲每年靠大堡礁產生7萬個職位和數十億美元計的旅遊收入。英國蘭開斯特大學(Lancaster University)海洋生態學家格雷厄姆(Nick Graham)形容:「這研究描繪了大堡礁嚴重流失珊瑚的慘淡畫面,三分一的珊瑚礁在2016年受到白化影響。」在大堡礁,只有不到10%的珊瑚礁從群體脫落,未被白化,相反,受白化影響的珊瑚佔超過40%。

不過,肯尼亞蒙巴薩野生生物保護協會(The 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 in Mombasa)的保護動物學家麥克納漢(Tim McClanahan)指,這個研究的結果無法預測其他珊瑚礁應對溫度變化的能力。他稱現時已有不少證據顯示,部分珊瑚有能力適應氣候變化。由於最受影響的是珊瑚中生長速度最快的一群,所以有部分其他品種的珊瑚可以恢復過來。

澳洲2016年受熱浪侵襲,令大堡礁出現嚴重白化,研究人員近日發文講述調查結果,大量珊瑚被熱死,情況極不樂觀,左圖為2016年3月攝,右圖為同年5月攝。(Global Coral Bleaching圖片)

在1998年和2002年的大規模白化現象中,大堡礁的生態有一定程度的恢復,最樂觀的情況是假以時日,當地可以回復原本生態。不過,曉士對這種看法感到憂慮,「珊瑚礁的變化速度比任何人都認為的要快」,科學家早已預測全球暖化會造成珊瑚大量死亡,而研究正印證這種看法,「這種趨勢會持續到下個世紀或更長時間」。

曉士認為:「如果我們不能遏制氣候變化,限制全球氣溫提升在攝氏2度內(相比工業化前水平),相信數以億計受惠於珊瑚生態的人將受影響。」科學家們預測,如果各國遵守巴黎氣候協議並履行承諾,將氣溫上升控制在攝氏2度以內,澳洲仍可以在50年內保着大堡礁。2015年時,當地政府推出《大堡礁 2050 年長遠持續性計劃》,提出措施改善水質和環境等。此前有專家就指出,大堡礁 2050 年保育計劃目標無可能達成,而以最新研究結果來看,情況可能比想像中更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